世界三大泡沫|泡沫過后的世界經濟與金融

更新時間:2015-08-27 來源:財經金融 點擊:

【www.luigiyluca.com--財經金融】

一、金融泡沫的破滅:歷史與現在
  在近現代世界經濟史上,金融泡沫曾經多次出現過,比較著名的有17世紀的荷蘭郁金香狂熱(Dutch  Tulip  Mania)、1720年英國的南海公司泡沫(South  Sea  Bubble)、1929-1933年的全球經濟大蕭條(The  Great  Depression)等。盡管這些事件前后相差幾百年,發生的地點也不同,但它們的成因、演變及其對實體經濟的影響卻有很大的相似之處。
  在20世紀末期,世界經濟又經歷了另一個巨大的金融泡沫。這個泡沫由兩部分組成:一部分是日本的股票與房地產泡沫,它在1989年達到了頂點,日經指數曾達到38740點,到2002年年底則跌落至8579點,而現在的房地產價格只有高峰時的三分之一;另一部分是美歐的股票泡沫,美國道瓊斯與納斯達克指數分別從2000年初最高峰的11722.98點和5048.62點跌落到2002年底的8341點和1335點,7.5萬億美元的“財富”被蒸發了,而彭博歐洲50種藍籌股票指數由最高峰的5405點跌到2002年底的2500點左右。
  經濟學家對歷次金融泡沫有過詳盡的研究,并總結出了很多值得借鑒的經驗??v觀歷次金融泡沫的演變過程,難免讓人們得出歷史在不斷地重復自我的結論:
  1、大多數人包括經濟學家、中央銀行官員均無法準確地預測股市暴跌。例如,作為20世紀美國最為著名的經濟學家之一的歐文.費雪,在1929年股市暴跌之前14天還在預測股票會繼續上漲。格林斯潘也被認為是20世紀最偉大的中央銀行行長之一,當道瓊斯指數在1996年達到6000點的時候,他曾經潑過冷水,認為投資者存在著“非理性的過分樂觀”情緒,但在此后他改弦易轍,再也沒有提出類似的警告,聽任股票攀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2、在暴跌之前往往彌漫著過于樂觀的情緒,投機盛行。市盈率是衡量股市是否偏離均衡價值的基本指標之一。從美國歷史上看,市盈率一般在8-20之間,平均為15,而到了2000年初,美國標準普爾500股票的市盈率超過了40,即便在股市下跌40%的現在,市盈率仍然超過了20。此外,有人認為一個國家股票市場的市值不應超過GDP的70%,而美國股市在最高潮的時期達到了140%。這些傳統的經驗指標已經失去了它應有的警示作用。投資者變成了投機行家,盡管他知道股票價格已經過高,但仍然決定買進,因為他相信股價會繼續上升,能夠把股票賣給下手。經濟學家把此時的投資者行為形象地比喻為“更大的傻瓜理論”(greater  fool  theory)。
  3、股市暴跌發生時的私人部門(個人與企業)債務比率往往很高。舉債意味著信心,而不切實際的信心意味著過度消費與不明智的投資。據經濟學家統計,美國私人部門凈儲蓄額占GDP的比重在1960-1995年期間平均為1.4%,而2000年卻降到-6%左右。
  4、股市暴跌往往發生在宏觀經濟狀況看起來很好的時候,這往往會讓大多數投資者猝不及防。在2000年初股票開始下跌的時候,世界經濟狀況很好,而美國正在進行著其歷史上最長的一次經濟增長期,看不出任何走下坡路的跡象。誰也不會想到泡沫破滅就在眼前。統計表明,在被深度套牢的投資者之中,大多數是在1998年之后入市的。
    二、中央銀行的嶄新使命:防范與治理通貨緊縮
  歷史告訴我們,股市暴跌之后往往伴隨著長期的經濟蕭條。道理很簡單:泡沫狀態是實體經濟不均衡發展的集中體現,它的爆破,必將以極具破壞力的形式,對經濟過程予以強制性的糾正,由此對宏觀經濟造成嚴重的負面效果。據歷史統計,在1720年南海泡沫過后的20年里,英國工業產量年增長率不到0.5%,在隨后的40年里,年增長率不到1%。1929年股市暴跌引發了20世紀最大的經濟蕭條,并為第二次世界大戰這一人類歷史上極其慘烈的災難埋下了禍根。日本股市泡沫的破滅導致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13年的經濟停滯與巨額銀行壞賬,即便到現在仍然看不到復蘇的前景。
  面對這一嚴峻的宏觀形勢,世界各國政府應該審時度勢,果斷地采取擴張性的財政政策與貨幣政策,避免歷史悲劇的重演。
  世界各國的中央銀行行長們可能沒有想到:他們在過去20年間治理與防止通貨膨脹取得巨大成功之后,面對通貨緊縮卻顯得有些束手無策。目前在全球范圍內,除了服務品價格有一定幅度的上升之外,其他物價水平呈整體下降趨勢。日本、德國、美國等發達國家均是如此,而作為世界經濟主要亮點的中國,物價水平也是連續下跌。面對這種情況,有些經濟學家開始懷念那種以溫和通貨膨脹為特征的經濟運行狀態。
  在通貨緊縮期間,生產過剩是一種普遍的現象,消費者持幣待購心理嚴重,生產廠家失去了定價主動權,利潤空間受到很大的擠壓,進而影響其對未來投資的信心,裁員成為經常發生的事情。此外,物價下跌變相增加了借款的實際成本,加大了借款人的償債負擔。這一趨勢如果得不到扭轉的話,經濟衰退將是必然的結果。日本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通貨緊縮盡管表現為整體物價水平的持續下跌,但人們不能只從貨幣供給量乃至貨幣政策上尋找答案,也不能僅以放松銀根為基本對策,這需要財政政策的配合與其他綜合治理措施的實施。但同樣不容回避的是,貨幣政策在防止與治理通貨緊縮上負有巨大的責任。而且從日本的經歷來看,治理通貨緊縮要比防止通貨膨脹困難得多——這一教訓對決策者尤其重要。
  2002年11月6日,美國聯儲第12次下調聯邦基金利率,達到了1.25%這個41年來的最低水平。這次大幅降息行動并沒有在市場引起積極的反映,反而引發了人們的擔憂——美國是否在重蹈日本的老路?美國經濟現在的狀態與10年前的日本有很多的相像之處。日本銀行在2000年3月已把利率降到零的水平,而整體物價水平還是連年下降,經濟萎靡不振,貨幣政策似乎失去了調控經濟的作用,成為了凱恩斯“流動性陷阱”的典型案例——由于借款人對經濟前景失去了信心,無論利率降到什么水平,都不愿意借款與投資。
  人們難免要問:如果利率降到了無法再降的地步,中央銀行還有什么刺激經濟增長的工具?為了打消人們的擔心,美聯儲高層人士不斷表示:即便是聯邦基金利率降至零,它仍然有充足的工具來刺激經濟。格林斯潘最近表示:中央銀行可以購買政府債券,以此降低政府的融資成本及長期利率水平(在西方,中央銀行所能夠控制的只是短期利率,長期利率仍然由市場決定)。聯儲理事會理事Ben  Bernanke走得更遠,他在2002年11月下旬的一次公開談話中,明確指出在1942至1951年期間,美國中央銀行購買了大量債券,促使政府債券收益率水平保持在2.5%的水平(相當于現在的5%)。如果這一手段仍不奏效,中央銀行可以接受商業票據為抵押,通過貼現窗口向銀行貸款,以此降低借貸成本。Bernanke先生還提出了第二個備選方案,就是由聯儲購買外國政府債券,迫使美元貶值。但他同時注意到美元政策是財政部的職責范圍,而且鑒于美國對外貿易占GDP的比例不

本文來源:http://www.luigiyluca.com/lunwen/26266/

推薦內容

熱門推薦

55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