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土中國讀書筆記三篇

更新時間:2021-09-02 來源:個人總結 點擊:

【www.luigiyluca.com--個人總結】

  筆記是漢語詞匯,拼音是bǐjì,意思是用筆所做的記錄。筆記體著作起源于唐代,在宋代最繁榮。簡潔文檔網今天為大家精心準備了鄉土中國讀書筆記三篇,希望對大家有所幫助!

   鄉土中國讀書筆記一篇

  《鄉土中國》一書由費孝通先生所作,收錄了14篇他在西南聯大和云南大學講授“鄉村社會學”的內容,對作為中國基層社會的鄉土社會作了大體上的解剖分析,從鄉土社會的本質到鄉土社會權利結構問題的分析都給出讓人耳目一新的見解,而本書中一些有關鄉土社會的理論分析恰好又能驗證當今中國社會變遷中所不斷涌現出的新問題,幫助我們更好的認識作為中國基層社會的鄉土社會。

  一、鄉土社會的特性

  費孝通先生的這本書首次出版于上個世紀三十年代,當時就對“鄉”這個字作了一個從社會大眾視角的解釋,無外乎包含了貶低蔑視的意味,而就算在現在這個時代這個字眼同樣多少帶著貶意,但與以前的時代相比,我們可以感覺到“鄉”中的貶低意味是逐漸在減小的。舉一個例子,就像假如今天我們在討論一個問題,有人要是用“鄉里人”作為攻擊一個人觀點的工具的話,我們會覺得這個人眼界小、沒水平、沒素質。這可能也是一個側面,反應出當今社會鄉土社會的變遷。

  原來的時代,城里人嫌棄鄉下人土氣首先應該注意到的問題是,正是因為有城市的存在才會出現這樣的對比,要是整個中國都是農村也就不存在鄉氣不鄉氣的問題了。城市與鄉村產生這種對比,是由于在鄉村社會所適用并有效的那套規則,在城市現代化的社會里行不通,以一種落后無效的方法運用于追求效率的現代化社會,無可厚非會遭受到負面的評價。中國幾千年來都是以農業為主的國家,農業不像游牧可以逐草而居,農業最倚重的是土地,守著土地生存變成了鄉土社會的一個最基本的特性,即人口流動性小,安土重遷。

  二、文字在鄉土社會中的地位

  費孝通先生在有關“文字下鄉”的章節中提出了一個很有趣的問題并對這個問題作了一定的回答解釋,即文字在鄉土社會是否必要。費孝通先生主要從一個空間格局,一個時間格局來討論文字在鄉土社會是否是必要的。

  我們先從空間格局來看文字在鄉土社會是否有必要性。聚村而居是鄉土社會在空間分布上的一個特性,人和人之間的溝通是可以直接面對面來進行的,有什么想傳達的信息可以以語言這種直接有效的方式完成。文字是附著意義的象征體系,它產生的最終目的還是為了方便人類生活,但是文字作為傳遞信息的方式有著不能百分之百還原表意人意思的缺點。既然在鄉土社會中,人們不存在空間上的阻隔,可以直接使用相比文字更能清晰準確表達表意人想法的語言作為信息表達工具時,文字在鄉土社會就失去了其所具有的價值。

  接下來再從時間格局看文字在鄉土社會的必要性。時間上的阻隔分為個人的今昔之隔和社會的世代之隔。鄉土社會是一個不怎么變動,相對來說十分安定的一個社會,大家都守著一塊相同的土地,在這塊熟悉的土地上耕作,跟熟悉的人打著交道,可以說在這種情況下個人的今昔之隔與社會的世代之隔等同了,因為只是不同的人面對著相同的環境用一套固定的經驗去做同一件事情,而這一套有利生存的固定經驗人們可以通過學習的方式取得,“習”就是不斷反復地做,這就得倚賴于人類獨特的功能——記憶。

  人類的記憶功能得靠象征體系才能得到正常的運作,象征體系又分為用聲音來表達的象征體系—————語言,以及可以被看見的附著意義的象征體系————文字。上面我們說到鄉土社會中大家生活就是不同的人面對著相同的環境用一套固定的經驗去做同一件事情,個人今昔之隔與社會世代之隔等同了,這一套固定經驗中有什么不熟悉的地方,在這同一環境中肯定有知道經驗的長輩,所以鄉土社會中人們“記憶”經驗的方式沒有用到文字的必要性,語言在鄉土社會足以承擔傳遞經驗的作用。

  三、差序格局

  在第三部分里面我將差序格局、系維著私人的道德聯系在一起來分析,因為我認為后者是差序格局在中國基層社會所派生出來的現象。差序格局說的是中國基層社會結構的格局,費孝通先生將西方社會結構的團體格局和差序格局進行了一個對比,益于我們對差序格局有一個更好的理解。他在這個章節用“家”這個最基本的社會單位作為一個基點來引述差序格局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格局,在西方團體格局中“家”這個詞,有著非常嚴格的界限,基本上就能確定是以夫妻與子女為主體的一個團體;但在中國鄉土社會中“家”這個詞含糊不清,可大可小,從這個對比中大致可以了解到作為中國鄉土社會最基本的社會單位的“家”具有伸縮功能,而作為中國鄉土社會結構的差序格局也同樣具有這種功能。

  費孝通將西方的社會結構形容成由把、扎所組成一捆柴,其實是想借此更加清楚地表達西方是由有著嚴格界限的團體所組成的一個社會,這種社會結構格局被稱為團體格局;而中國鄉土社會的差序格局則是以“己”為出發點,將“己”與其他人聯系起來的一種呈放射性的格局,與任何人的關系都是從這一個“己”推出來的差序。

  社會結構的不同也會導致人和人關系的行為規范的差異,差序格局與團體格局的不同也就導致了兩種不同類型的社會在道德觀念上的不同。首先,我們可以來看一下團體格局是怎樣影響西方的道德觀念的。團體格局里最基本的就是一個有包含關系的大框架,在這種格局里面我們首先就是要承認這個有著嚴格界限的大框架中的行為規范,這個規范的產生是為了團體可以正常有序的運作,這個行為規范建立在共同意志的基礎上,每個人在這個規矩里行事,同樣這個規矩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平等一樣的,權利義務在這里得到了產生,每個人有權利要求對團體秩序造成破壞的人恢復秩序,承擔責任;每個人也有不影響這個團體正常秩序的義務,在我看來這是公共道德產生的一個基礎。

  而在中國鄉土社會中人與人之間的行為規范被費孝通先生稱為“系維著私人的道德”,這樣一“公”一“私”,區別對比就顯現出來了。為什么中國鄉土社會的道德是“系維著私人的道德”,這還是要跟上面的差序格局聯系在一起來說明。在上面我們知道了差序格局事實上就是以“己”為中心逐漸向外散發的一種“己”與其他人的聯系的格局,在這種格局里任何事都是以自己為中心作為出發點,向外擴展沒有一個固定分明的界限,道德這種人與人關系的行為規范在中國鄉土社會就是一根根單獨聯系的人與人之間的行為規范,每一根人與人的聯系中所使用的道德觀念是不同的,并不存在一個籠統性的道德觀念可以使用。

  既然不存在一種籠統的道德觀念可以普遍適用于鄉土社會并讓鄉土社會中的每一個人都去遵守這種一致的道德觀念,然而“克己復禮”就成了鄉土社會中道德觀念的核心了,畢竟只有自己是可控的。費孝通先生在這里抽出了一個“仁”字來幫助我們更好的認識中國鄉土社會中的道德。“子罕言利,與命與仁”,其中的這個孔子所極力推崇的“仁”字,孔子自己也沒能給出一個明晰的籠統的解釋,他對于“仁”的解說都是圍繞著私人之間的關系展開的,同樣可以論證中國鄉土社會的道德是“系維著私人的道德”。

  四、家族與男女有別

  在家族這一個章節中,我認為最基本的一個出發點就是鄉土社會中家庭到家族的演化,男女有別的現象也是由它衍生出來的。費孝通先生在書中說到鄉土社會中政治、經濟等功能可以用家庭來負擔,而反過來家庭要負擔政治、經濟等功能就要求家的結構的擴大,這并不是以生兒育女為主要經營目的的家庭可以負擔的;而且家庭在承擔政治、經濟等功能之后就被要求具有長期綿續性,故具有臨時性以夫妻為主軸的西方家庭不能勝任這一功能。中國鄉土社會中的家庭以父子、婆媳為主軸,夫妻為配角的結構也是為適應這些功能的承擔,父子為主軸避免了個人的死亡而導致的家庭的終結,變得只是成分而不是父子主軸的結構。

  在上面我們提到中國鄉土社會為了承擔政治經濟等功能,維持家庭的長期綿續性,將家庭演化為以父子為主軸夫妻為配角的形式,根據費孝通先生的說法這是將生育以外的其他功能拉入家庭導致的結果。政治經濟等事業要求效率,效率要求紀律,紀律排斥私情,任何帶有強烈情感波動的情緒都會對事業產生影響,這就導致了“男女有別”這種現象的發生,畢竟男女求同的過程就是激烈的。

  從歷史發展的長河里我們可以看出了大部分求同的過程都是激烈血腥的,種族與種族之間的求同、國家與國家之間的求同,階級與階級之間的求同無不是伴隨著艱難曲折的過程,所以男女這種從生理上就不一致的兩種類型其求同的過程也同樣是激烈的。但中國鄉土社會中家庭承擔了政治經濟等功能,被要求具有長期性,這就一定程度上排斥伴隨著激烈過程的男女求同,這影響到中國鄉土社會中家庭的效率,所以在鄉土社會中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交流基本主要體現在同性之間。承認男女差別,但不追求兩者相互之間的認識認同,將情感的交流發生于同性之間,鄉土社會“男女有別”也就自然而然的發生了。

  五、鄉土社會中的禮與法

  就像在現代社會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是靠法律來調整的,在中國鄉土社會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是靠“禮”來規范的,中國鄉土社會使用“禮”來規范人與人關系的“禮治”。

  鄉土社會是生于斯,死于斯的人口流動性極小的社會,一代代人都在同一片土地上耕種,依靠一套固定的經驗,不變的規則就可以滿足人們的基本需要。這種經過不斷驗證而確又十分有效,有益于這個社會運作的一些行為規范,這些社會所積累下來的經驗慢慢就演化為了傳統。“禮”的維持依靠傳統,而“禮”就是人們主動對傳統服膺的習慣。要使人們主動服膺于傳統,那么這一套傳統必須是經人們不斷親身試驗,確實能滿足生活需求的。在中國的鄉土社會這樣一種環境穩定,人口不大流動的農耕社會才能孕育出“禮治”社會?,F代社會變遷速度快,不可能存在一套不變的經驗或規矩能適用于任何環境并無法使人服從,這時候才需要法律作為工具來調節現代社會人與人的關系。

  上面我們提到“禮治”在鄉土社會的產生以及為何“禮治”可以在鄉土社會被適用的問題。我們接下來就可以來看一下“法律”能否融于鄉土社會。法律它不考慮倫理道德的問題,它旨在保護個人權利和社會安全,所以說像一些由道德倫理去評價的那些家庭瑣事,它是不管的,但鄉土社會的“禮”調整大部分的卻剛好是這些倫理上的事情。然而一個社會是不能同時存在兩種評級體系,兩種迥然不同的評價體系存在于同一社會必然會造成這個社會的混亂動蕩。

  在中國鄉土社會,法律剛下鄉的時候,我相信肯定是有過這一混亂時期的。有一部電影剛好反應了這一問題,有一天,出現一波村民找到一名剛下鄉的青年法官要求這位法官幫他們解決問題,問題出于A村民的豬在外覓食的時候把B村民家的祖墳給拱了,A、B兩家人協調不好,鬧到法官這里,B村民要求賠償兩頭豬和一場法事而A村民堅持只賠一頭豬和一場法事,剛好這一天在鄉下待得較舊有資歷的老法官不在現場,只留下這個初出茅廬的年輕法官,這位年輕法官以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為由不接受審理,結果導致A、B兩家村民大打出手。從這個故事里面我們就大致能看出法律在鄉土社會的地位是很尷尬的,這種尷尬時期就發生在鄉土社會依然可以用“禮”來有效調整人與人之間的關系,而“法”被強行安插進來的階段。從上面的故事驗證了費孝通先生的觀點,即現代司法制度在鄉間發生了副作用,破壞原有的禮治,卻沒有建設起法治秩序。

  六、鄉土社會中的權利結構問題

  在討論鄉土社會權力結構問題之前,我們可以先梳理一下費孝通先生所提到的幾種權利結構。在這本《鄉土中國》里面他一共提到了四種權力結構的形式,即橫暴權力、同意權利、長老權利以及時勢權利。橫暴權利是一個階級以權力為工具對另一個階級的剩余利益進行剝奪的一種權力結構,這種權力結構存在的前提是作為被統治的另一階級需要具有一定的剩余利益。

  同意權利產生于社會合作分工的基礎之上,社會分工提高了社會的效率和人們的生活水平,每個人在自己所屬的位置上安分守己地為自己所處的社會提供必要的服務,這就免不了秩序的出現來規制不利于社會分工的行為,這種秩序的出現依靠的是社會同意的力量,以社會契約為基礎的同意權利在此產生。長老權利是一種在鄉土社會這種人口流動性小,環境固定,依靠一種固定不變的文化傳統就能有效解決生活問題的社會結構里所產生的一種教化式的權利。時勢權力發生在激烈的社會變遷的過程當中,社會變遷也就是所謂的社會結構本身的變動。

  接下來我們看一下這四種結構在鄉土社會的比重。上面我們提到橫暴權力的出現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存在剩余利益可以被剝奪,不然這種對抗性權利的出現是沒有什么實質意義的。但是在中國,鄉土社會是一種自給自足的小農經濟社會,不存在多少剩余利益可以促使橫暴權利的產生,這是鄉土社會對橫暴權力的限制。

  但這并不是說中國社會就不存在橫暴權力了,在中國鄉土社會橫暴權力的發生具有周期性,當小農經濟的社會休養生息達到了一定的程度,社會太過飽和再加上這個國家統治層的權利的膨脹,就會有一種向外擴張或在內部大興建設的企圖,這時候為了自己計劃的實施,它必須對沒有太多剩余利益的鄉土社會進行壓榨,導致了社會的混亂動蕩,接下來戰爭的爆發又導致人口的減少和新政權的產生,這時橫暴權利終止,又開始了新一輪的休養生息。這也可以解釋為什么中國部分朝代為了自身的長治久安而強調“無為”政治。而同意權力產生在社會分工合作的基礎之上,在自給自足的鄉土社會是不存在所謂的同意權力的,所有的生活資料都可以依靠自己的行動完成,不需要社會分工來解決。

  再講長老權利和時勢權利之前,我覺得有兩個過程要先提出來,一個是社會繼替,一個是社會變遷。社會繼替是人物在固定的社會結構中的流動,社會變遷是社會結構本身的變動。兩種過程不是被分割,而是同時行進的。先提出來這個概念是想說明,屬于社會繼替所影響的長老權力與屬于社會變遷所影響的時勢權力是同時存在的。

  費孝通先生認為,在中國鄉土社會中起支配的權力是長老權力,一種教化性的權利。這種權力之所以能在鄉土社會處于支配地位是因為鄉土社會本身就是一個極其穩定的社會,社會結構以及環境都不變,變的只是人的繼替,世世代代都可以用一套固定的經驗處理同一類問題,在這樣一種社會里文化傳統備受重視,這種被驗證有效的經驗成為了生活中寶貴的財富,而經驗來自于長輩的教化,這是長老權力在鄉土社會起支配的原因。而時勢權利發生于激烈的社會變遷的過程中,這種社會變遷是由于原來有效的固定經驗在變更了的環境下不再適用,舊的社會結構不能再滿足人民的需要,新的社會結構被要求出現,而激烈社會變遷引起的新舊交替所導致的社會不安,促使了“英雄”的產生,隨之而產生了“英雄”對跟隨他的民眾的支配的權力。

  上面我們說了,時勢權力與長老權力之間、社會繼替與社會變遷之間在時間上不是分隔開來,而是同時存在的。慢速率的社會變遷中,社會繼替可以緊跟社會變遷的步伐,可以“注釋”的權力變動方式來改變長老權力下文化傳統的內容,也就是“名實的分離”。而當社會變遷速度加快并伴隨著激烈過程的時候,長老權力衰落了,隨著而來的是時勢權力的抬頭。

  當今社會出現的一些事件剛好能印證激烈社會變遷中長老權力逐漸衰弱這種說法,就像這幾年時常會看到的農村老人因兒女經常不回家或不盡孝道而導致農村老人自殺的新聞。如今我們的社會正處在激烈的社會變遷之中,原來固有的文化傳統在快速發展的現代社會的作用越來越小,快速發展的社會要求人們與時俱進,人們面對著的是社會的優勝劣汰,當固定的傳統不能有效運用于并有益于生活時,這種傳統就面臨著被拋棄的命運,而遠在鄉村的家中長輩作為長老權力的體現者,由于其所擁有的經驗再也無法幫助子孫后輩也同樣面臨著被“拋棄”的風險。

  《鄉土社會》雖然篇幅不大,但其包含的內容卻直面鄉土社會最基本的問題;雖然作于上個世紀三十年代,但其中費孝通先生提出的部分理論還是適用于如今的鄉土社會。就像現在的城市化進程所帶來的一系列問題、農村男性結婚困難導致的“農村剩男”現象、農村老人自殺等問題,都可以從《鄉土社會》的一些理論中得到解釋。

  鄉土中國讀書筆記二篇

  《鄉土中國》一書收集是在上世紀四十年代后期,費老根據自己在西南聯大和云南大學所講的“鄉村社會學”一課的內容,應當時《世紀評論》之約,而寫成分期連載的十四篇文章。這十四篇文章分別是:鄉土本色、文字下鄉、再論文字下鄉、差序格局、維系著私人的道德、家族、男女有別、禮治秩序、無訟、無為政治、長老統治、血緣和地緣、名實的分離、從欲望到需要。以下我就選擇了其中我比較感興趣的幾篇:

  一、鄉土本色

  “從基層上看去,中國社會是鄉土性的。我說中國社會的基層是鄉土性的,那是因為我考慮到從這基層上曾長出一層比較上和鄉土基層不完全相同的社會,而且在近百年來更在東西方接觸邊緣上發生了一種很特殊的社會。這些社會的特性我們暫時不提,將來再說,我們不妨先集中注意那些被稱為土頭土腦的的鄉下人。

  他們才是中國社會的基層。”這是費孝通先生在本文中的第一段,間斷的一句話,就將對鄉土社會的研究上升到了對于研究整個中國社會極其重要的層面

  緊接著,費老便開始大贊人們在藐視鄉下人土氣時用的“土”字用得精妙,因為中國傳統社會的小農經濟依靠的正是土地

  “我們說鄉下人土氣,雖則似乎帶著幾分藐視的意味,但這個土字卻用得很好。土字的基本意義是指泥土,鄉下人離不了泥土,因為在鄉下住,中的是最普遍的謀生方法……中華民族確實與土有著深厚的感情,從半坡、河姆渡開始粟稻種植,中國社會就一直沉浸在與世無爭的小農經濟之中。農業成為維系社會的經濟支柱。在農業為主的社會中,‘土’成為與文化緊密聯系的東西。”也正是因為有了土的滋養,才有了“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傳統農業,才有了聚村而居、與世無爭的傳統生活,才有了中國人生生不息的傳統文化根源。

  通過費孝通先生的描述,展現在我們面前的農民生活是一幅春耕秋收面土背天、日出而作日暮而息的循環式圖卷,一個老農所面臨的問題是四季的轉換,而不是時代的變更。他做著和父親爺爺一樣的工作,和子孫后代也一樣的工作,這種工作只需要通過面對面的言傳、手把手的身教即可繼承,而且非常穩定。

  為了這種穩定可預期的生活保證,農民只需要氣候正常,不需要技術革命;只需要按部就班,不需要別出心裁;只需要求是,不需要創新。鄉土社會的本質不是別的,而正是這種“土氣”。不得不佩服費老對這一點的精辟解釋,我想如果沒有大量的研究以及本著對基層社會的了解與關懷是很難有這樣獨到見解的。費孝通:鄉土中國

  二、文字下鄉、再論文字下鄉

  “鄉下人在城里人眼睛里是‘愚’的。”對于這個“愚”字,作者認為,多數人都陷入了認知的誤區。許多人都把“愚”當作是鄉下人“智力缺陷”的代名詞,而事實上,鄉下人之“愚”只不過是一種對城市生活所需的“知識缺乏”而已。費老在文中舉了兩個例子,一個是鄉下人在面對汽車到來時不知如何是好,還有一個是城里的孩子故作聰明地將包谷喊成是小麥。這兩個例子很輕而易見地就說明了那個所謂的“愚”只是見識問題,與智力有何干呢?繼而費老很自然地過渡到了“文字對鄉土社會必要性”的問題。作者概述了“文字”的產生和發展及其功能和作用,再就鄉土社會生活的特性特征對該問題進行的深刻的論述。

  在“文字下鄉”一文中,作者指出鄉土社會是一個熟人社會,鄉民們生活在一個狹小的范圍里,人與人之間的活動和聯系都是很頻繁的,并且時常處于面對面的直接性的溝通交流中,這就使得作為人類交流溝通媒介的間接載體————“文字”在鄉土社會處于一種非必要狀態,從空間上對該問題進行了說明。

  而在“再論文字下鄉”一文中,作者指出“文字”作為一種經驗和知識的傳承媒介,在鄉土社會“語言是足夠傳遞世代間的經驗”的特質下,也不能發揮其積極有效的作用。通過對“記憶”的強調和“代代相傳”模式的闡述,從時間上,說明了鄉土社會絕非必要“文字”??偨Y兩章,我們可以看到,文字的發生和使用也有其特殊的背景。在鄉土社會這一基層上,“語言”似乎就可以代替“文字”的所有功能了

  無論是在空間還是時間的格局上,熟人社會的面對面親密接觸和在同一生活定型中的生活,都使得人們沒有用“文字來幫助他們在社會生活的需要”。最后作者指出:“只有中國社會的鄉土性的基層發生了變化,也只有發生了變化之后,文字才能下鄉。”

  到了今天,文字的普及工作似乎已經比較圓滿的完成了,那中國的基層是否已經發生了變化了呢?答案是肯定的。隨著科技在農業中的普及和應用,鄉村和城市間溝通的加強和頻繁,“城鄉一體化”建設格局的規劃,使得中國的基層已經遠不同于費老先生《鄉土中國》中的基層了。只是現在的所謂鄉下人看到汽車就像看到自行車一樣頻繁,根本不存在不知如何是好的問題,到時還有些所謂城里人至今還不知道包谷和小麥有何區別,不過,這自然是題外話了。

  鄉土中國讀書筆記三篇

  我是來自鄉村的孩子,對自己的家鄉有著深厚的感情,這份感情或許就是《鄉土中國》中描述的,由那份鄉土本色灌溉澆筑而成的吧。

  在《鄉土中國》一書中,費老從普通鄉下人的“土氣”入筆,一反常人對“土氣”這個詞的藐視,稱贊“土”字用得精當,因為中國傳統社會的小農經濟依靠的正是土地。也正是因為有了“土”的滋養,才有了“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傳統農業,才有了聚村而居、與世無爭的傳統生活,才有了中國人生生不息的傳統文化根源。鄉土社會的本質不是別的,正是這種“土氣”。此等的精辟見地,如果沒有一種流淌在靈魂深處的傳統文化意識以及鄉土中國情結,恐怕是很難抒發出來。

  《鄉土中國》所透露的正是這種對本民族文化的認識,或者說是對傳統文化的社會學層面的解析?!多l土中國》談論了民族歷史、文化對個人根深蒂固的影響。差序格局更為深遠的影響仍然是對中國人行為方式、道德觀念的傳統導向,“公私不分”、“私人道德”盛行,在現代化的今天也不能說是完全消解。而這對于市場經濟的發展、現代化的轉型,無疑是起著消極的作用。

  根據自身的理解,本書的第一篇介紹的是背景,描述了中國的鄉土本色,也就是中國的特殊性。何為鄉土中國,它的特殊性是什么?本篇寫得非常透徹。比如,作者說中國鄉下人多,“土”就是他們的特性,沒讀過本書的人或許以為這土氣是貶義詞,但是,其實正是因為靠土地謀生的理想使鄉土社會是那么的穩定,即使戰亂遷移的也不是社會的主流。費先生也順便比較鄉土中國和美國的不同,指出我們是聚村而居,并且保持自己的生活隔離,結果就形成了地方性,保持孤立的社會圈子。同時,村落里面大家都是特別熟悉,就成了沒有陌生人的社會。

  在沒有陌生人的社會,法律其實處于次要的可有可無的地位,大家都能得到從心所欲而不逾規矩的自由,大家重視的是信用而不是法律。當然在我們現在這個處處都成了陌生人的社會,“土氣”就成了罵人的話,那些禮俗也逐漸被法律所代替。

  第二三部分主要介紹了文字在鄉土中的不適應性,在《鄉土中國》一書里面他所討論的問題里面很大程度上認為鄉村社會是不需要文字的,經驗的傳播往往是手把手地教,在一個地區住的幾百年,世世代代面臨的問題很大程度都是一樣的,解決的辦法都是一樣,不需要什么理論、什么創新。當然先生在這兩篇文章里面分析很多,也很深刻。

  第四到七主要介紹差序格局對于私人道德、家族甚至男女關系的影響。什么是差序格局?很簡單就如同一顆石子砸到水上蕩起的一圈圈水紋,最中心的那一點是自己,其余的就是按遠近程度來劃分。對于中國人自私,沒有公德心的論調很多,但是先生在里面把這個問題做了一個梳理,他發現中國人之所以與西方人不一樣,就在于人我劃分的基礎不一樣。西方人是什么樣子呢?是團體。團體內外的人很清楚,他就從最基本的家庭這個概念分析的。在中國就不一樣。他的伸縮性非常大,你得勢的時候可以賓客三千,親戚多的是,假如你不得勢,也許一個人都不認識你??梢哉f我們的網絡是以自己為中心,結果就造成了沒有一個人和你的網絡是一樣的。平等,一是神對每個個人的公道。差序格局中道德體系的出發點最主要的是“一切皆以修身為本”,在這個意義上說,差序格局中并沒有一個超乎私人關系的道德觀念,這種超己的觀念必須在團體格局中才能發生。孝、悌、忠、信都是私人關系中的道德要素。

  這樣說的話,我就可以理解為什么西方一些國家政府工作更透明、更廉潔有效、公民參與程度更高,更重視自己的權利,更強調公平了。

  時間的流逝總是在不停記錄歷史的進程,越過世紀的門檻,回首總結上個百年的中國社會學發展,總會有許多名字讓人銘刻在心。費孝通先生作為一代學人的典范,在幾十年的學術生涯中孜孜以求,為建立中國化的社會學傾其一生心力,可謂著作等身,學問深厚;而其代表作《鄉土中國》更是影響深遠,堪稱經典之作,至今仍嘉惠后輩學人,引領我們探究中國傳統社會的特質,發掘中華文化的深刻內涵。

本文來源:http://www.luigiyluca.com/zongjiejihua/107237/

5544444